繁体版 简体版
185TXT > 现代言情 > 黑粉独白日记 > 第32章

周之祥说话的声音很轻,像是在给自己说,给自己希望一般:“不会的,他们不会有事的。”

“他们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,底下有什么都不知道。怎么办啊?”她使劲地抹着眼泪:“要是纪哥真出什么事了,怎么办啊?”

周之祥说:“不会的,我说不会就不会的。”

“赶紧给救援人员打电话,让他们快点过来。”

14

林渔醒过来的时候,已经不再下雨了。

周围是黑漆漆的一片,如死水一般的寂静。

他没有任何知觉,也不知自己身在何处。尝试着动了一下手臂,酸涩的疼痛从肩膀席卷到全身,他闭眼忍着疼痛叹了口气,又无奈地让手臂回到原来的位置。

不过还好。还好是能动的。

头枕着的位置很柔软,在这种艰苦的环境,能有这种诡异的舒服,让林渔很不解。

是泥土吗?好像又有点不像。

“你醒了?”

来自他上方的声音,很近,几乎就在他的耳边。

是纪山野。林渔猛地睁开眼睛。适应了黑暗后,借着夜空稀疏的星光,他这才发现原来纪山野就在他的旁边。

林渔也终于知道那种诡异的柔软感,到底从何而来了。他枕着的是纪山野的大腿,而纪山野半倚着后面的树gān,平静地低头看着他。

林渔挣扎着想要起身,纪山野轻轻拍了拍他,说:“别动。”

林渔一动,身体的骨头就像是散了架一般,酸疼无比。他没能成功起身,最终还是喘着气又躺到纪山野的腿上。

“没关系,躺着吧。”纪山野说。

“有哪里受伤了吗?”他又问。

林渔说:“好像没有。就是浑身很疼。”

“身体都能动吗?”

“能动。”林渔点点头。

“那就好。”纪山野说。

林渔注意到从刚开始到现在,纪山野似乎都没怎么动过。又想起摔下来之前看到纪山野被巨石砸到肩膀的画面,心理猛地一凉,问他:“你怎么样了?”

“上半身不太能动,不过还好,短时间里应该死不了。”纪山野说话的语气轻描淡写。

“那你怎么还让我枕你腿上?”林渔挣扎着又要起身。

纪山野的手放在他身上:“这又不影响,没事的,放心吧。”

纪山野短暂地失去了一段时间的知觉,再醒来的时候,仰面躺在泥泞的土地里。肩膀剧烈的疼痛,就算咬着牙,浑身也直打哆嗦。

他偏过头,看肩膀上的伤口,血淋淋的一片,混着泥土和雨水,连止血都不知从何下手。

纪山野看向远处,借着朦胧的星光,看到了同样躺在泥水里的林渔。

他想起来,跌下来之前,林渔伸过来的那双手。如果他没有那样做的话,也就不会跟自己一样摔下来了。

他离自己很近,头别扭地歪在泥水里。纪山野忍着疼痛,慢慢地挪过去,伸手在他鼻间试了一下呼吸。

呼吸是平静的,纪山野的悬着的心放了下来。他小心翼翼地将林渔放在自己腿上,让他睡在自己腿上。低头看着他láng狈的脸,又把他脸上的碎发拨到别处。

真是个傻子。

第28章 28受伤

================

纪山野看着此刻枕在自己腿上,眼神呆呆的林渔。有那么一瞬间想笑。他问他:“在上面的时候为什么要拉我?”

“你根本就拉不动我,为什么还要伸手?”纪山野说。

林渔也被这个问题问住了。

“不知道。没怎么想,手就先伸过去了。”

纪山野说:“以后别这么鲁莽了。没有用的善良只会害了你自己。”

林渔心里有些不舒服,他没有说话。

明明是做好事,怎么在纪山野眼里,自己好像变成做了一件错事?难道是因为没有成功把他拉上去?林渔想不通。

不过,可能是现在身处这种随时都可能丧命的环境,黑漆漆的山沟里只有他跟纪山野两个人。林渔觉得他跟纪山野的关系突然间变得很近。

不再是明星和化妆师,也不再是上级和下级。仅仅只是两个抱团取暖的普通人。林渔觉得纪山野也是这么想的,不然,他很难解释,纪山野为什么愿意让自己枕他的腿。

“你说,他们会找到我们吗?”林渔问。

纪山野说话的声音很轻:“不知道。”

“那我们会死吗?”

纪山野低头看他,轻轻笑了一声:“不用担心,短时间里应该还死不了。”

仅仅是很浅的笑也牵扯到了肩膀上的伤口,纪山野皱着眉头,闷哼一声,咬着牙忍住了这波疼痛。

林渔的目光停在他的肩膀上,纪山野表现得一切正常,让他以为只是小伤,并没太在意。可这会却看得更清晰了一点,他肩膀上血肉模糊,让他仅仅看着就觉得心惊肉跳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